鲁   化   医   院

 LUHUAHOSPITAL

首页 >> 新闻中心 >>热点聚焦 >> 810万写手形成颇具规模的网文产业链,亟待法律规范和保护
详细内容

810万写手形成颇具规模的网文产业链,亟待法律规范和保护

时间:2020-05-09     【转载】   来自:澎湃新闻   阅读

网络文学产业21.jpg

2017年8月11日,以“网络正能量、文学新高峰”为主题的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开幕式暨中国网络文学高峰论坛上,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中国作协原副主席陈崎嵘发表《中国网络文学应该心向远方、目视高峰》演讲。千龙网记者 陈健男摄


    一纸流传的合约,将网文行业和阅文集团送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这场原本属于“作者”和“平台”之间的争议,已然出圈,成为近期热议的文化话题。许多知名网文作家,例如唐家三少、天蚕土豆、我吃西红柿等,纷纷发声。网文行业在高速发展20年后,迎来转型期。为此,采访了多位白金级别网文作家和学者,梳理了“合同纷争”的始末。


    硝烟之始:“免费”与“付费”之争


    “签约前,我没仔细看过合同;合同太长了,而且也没想那么多。”新晋阅文“白金大神”作家“一路烦花”告诉记者。采访中,多位网文作家表示,由于忙于更新,或是比较“宅”,没有深入地参与到舆论中去,但是始终密切关注事件的进展。


    2020年4月27日,在阅文集团成立的5周年,起点中文网的18周年,吴文辉宣布卸任。


    吴文辉,网名“黑暗之心”,起点中文网创始人之一,曾一手开创网络文学的商业运营机制,被称为网络文学的“教父”。在这封内部信中,吴文辉表示,面对成年的阅文,自己要像父母一样,适时地往后退一步,学会放手,让“孩子”开启新的人生历程。


    接替者是以腾讯副总裁程武为代表的全新管理团队。履新消息一出,引发网文圈的一次地震。与之同时,还有各种流传的所谓合约、合同,其中相当部分被阅文方面辟谣。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网文作家告诉记者,实际上,类似的合约在十几年前就有,并非是新管理层推出。随着时代发展和产业进步,原先的合约对作者的著作人身权可能没有充分尊重。在他看来,对于合同的争议,本质亦是对“付费阅读”改为“免费阅读”的争议。身为作者,自己非常担心将原先的付费模式改为免费阅读。“免费阅读会对作者利益产生巨大影响,因此很多作者一下子冒出头了。”


    “当你足够优秀的时候,你就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当你初入的时候,你就要考虑放弃什么而获得什么。”这样的发声,虽然代表了唐三自己的立场,依然引起许多读者的不满。


    “天蚕土豆”表示:“网文圈发展到现在不容易,这是改变了我一生的东西,真心希望它越来越好,欣欣向荣。”除此之外,包括辰东、我吃西红柿、国王陛下、老鹰吃小鸡等作家纷纷发声,公开表态的网文作家超过20位,持续吸引关注。


    在争议中,舆论出现明显的分裂,反对和支持的声音都同样激烈。在采访中,许多作家表示,对于不同级别的写作者,阅文采用的是不同合约,因此,许多“大神”作家签约的合同版本,并非之前网传的“霸王合约”,也导致不同作者对事件的理解出现偏差。


    付费阅读几乎被认为当今网文行业的奠基石。根据资深网文读者“老蛮”的回忆,付费阅读真正浮出水面,是因为2005年两篇文章的大火:《鬼吹灯》和《明朝那些事》。当时,两位作者与天涯产生巨大冲突,一边是作者的强烈变现欲望,另一边是天涯坚持的免费阅读模式,两边的矛盾不可调和。天涯还曾提出:所有发布在天涯的作品,版权均默认归属于天涯。在他看来,天涯不能解决网络写手的收入问题,所以它一步步没落了。


    此后起点中文网一步步慢慢壮大,迎合写手的变现需求是大势所趋。“今时今日我们回头看,任何一个提供内容的网站,无论是文字内容还视频内容,包括起点和优酷,核心都在帮助核心内容创作者变现,这也是内容型网站的铁律。”


    在5月2日至5月3日之间,许多网文作家公开发声,使得舆论影响力进一步扩散。例如“唐家三少”在微博公开表示:“大家这几天发的合同,我都看过了。”


   根据天眼查的数据显示,阅文集团主要依赖两大收入板块:一是付费阅读等在线业务,二是版权运营业务。近年来,随着IP产业不断壮大,版权运营业务逐渐赶超付费阅读,伴随而来的也是不断的争议。


    5月6日,阅文集团公开辟谣称:目前关于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未来在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有明确的作家收益。同时,需要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的产品渠道及对应的收益体系。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


    对于最受关注的“著作人身权”条款,阅文表示,著作人身权是作者不可转让、不可剥夺的权利,属于作家独有。对于包括改编版权等各种衍生权利在内的著作财产权,将会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为作者的授权匹配对应的权益。


    上海市网络作家协会主席、网文作家血红告诉记者:“网文圈的大震荡一直都有,我们从头到尾都经历过。”在他看来,希望作者的著作权能够得到更好的保障,网文创作亟待精品出现。“网文作家大都比较冷静,大家都希望整个生态健康发展。只有安心地写作,才能有更好的作品。”


    专家呼吁:制度待完善,大神作者多为“小透明”发声


    “一路烦花”告诉记者,自己一直在期待恳谈会的结果,希望新的合同能尊重作者的创作权益。而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看来,5月6日的恳谈会结果,“让自己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之所以能取得今天世界奇观性的成就,得益于以VIP付费机制为基础的粉丝经济。”邵燕君对澎湃新闻记者说,“‘有爱’+‘有钱’的小日子好过,但一旦进入资本秩序就难了。尤其起点团队‘荣退’后,以往靠江湖规矩维持的东西也维持不下去了。一切都得靠合约解决。”


    在邵燕君看来,在恳谈会中明确了著作人身权,也是保住了作者的底线尊严。但值得担忧的是,中底层作者是否有足够的议价能力,保障他们的“自由”选择是否会是自愿选择?中底层作者是网络文学的基座,也是网络文学的未来。


    “哪个新写手不是底层作者?哪个大神不是从小透明熬上来的?如果他们被固定在搬砖的位置上,网络文学哪有未来?希望网文作者们团结起来,共同提升博弈实力。也盼望大神们能像他们笔下的大侠们一样,为底层的兄弟们讲话,谋求行业整体利益,维护网文江湖的公平正义。当然,这个要凭个人意愿。倘能如此,一定能赢得同行拥戴,网络文学也更能赢得社会尊敬。”邵燕君认为,她也呼吁网络作家协会出面,为网文作家的权益撑腰。


    网文作家、人大代表蒋胜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她曾经率先在行业内提出“制式合同”的构想,由主管部门制定标准合同,企业使用,对保障双方权益,促进网文行业的长远发展具有重要价值。“不可能每个作者,签约前都有一个深通知识产权的律师来帮助他。这个就像房地产行业一样,每个购房者也没有一个律师来帮助他,但是只要从政府官网下载合同,就能够减少许多不必要的纠纷。”


    北京大学法学院民商法学教授薛军认为,创作者和平台属于“共生”和“依存”的关系,相比互相对立,更好的解决办法是共赢,平台如何赋能于优秀的创作者,产出更好的文化作品,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现有810万网文作者中,每个人利益诉求差别甚大,不应把平台和作者做对立式的解读,平台要有分层管理机制,从管理、权益分割上要更加细致。”


    在邵燕君看来,网络文学实质是一场以媒介革命为契机的爱欲生产力的解放。即使是基层写手,也是有文学梦的,他们的yy,是一种“爱欲劳动”。如果没有爱欲,变成苦役式的劳动,就不会有源源不断的创造力。不能因为大资本主导就忽视网络文学创作的源动力。"我们一定要警惕,不能把IP变现转化为网络文学产业的内部逻辑,那样会摧毁整个行业的自尊和自信。”“为了打造一个健康的网文生态,也为了国家的文学繁荣和海外输出的持续,都有必要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保护网文作者的合法权益和尊严。”


    4月27日,吴文辉在发给阅文集团内部的离职信中提到,经历20年的高速发展后,网文行业已经进入全新的阶段。面向未来,网络文学的发展正在孕育新的产业可能,阅文亟须基于IP,带领行业进一步去构建一个更加开放的生态和更符合未来趋势的新商业规则。


    根据2019年阅文披露的数据显示,如今平台上已有810万位作家,1220万部作品,1150万部自有原创作品,形成一条颇具规模的产业链。


    当行业迎来快速发展的窗口期,当高速发展的产值与制度出现明显的不匹配,这是在全新生态的构建中,需要首要解决的问题。(来源:澎湃新闻)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Adress

山东省滕州市木石镇鲁化生活区

Email

luhua2360120@sina.com

Tel

86-0632-2361120

WeChat

LUHUAHOSPTAL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0632-00000000
咨询1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2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Insert title here